答国内友人关于苏雨桐的疑问

近来不断有刚出狱的朋友问到苏雨桐是否可靠。有的疑惑我为什么不团结她一起推翻共匪残暴政权。就此我进行一下统一答复。

我这人一直是将人往好处想的,所以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即使她的行为曾经导致我被黑头套,被酷刑。我也只是认为她二百五,做事不过脑子。

但来德国后,因记者协会于2014年为我召开了一个见面新闻会,我当时还没找到德语班空位,尚不会任何德语,所以请了一个记者朋友将我的演讲稿翻译为德文并请徐沛来朗读兼提问环节的翻译。徐沛的一番话让我提高了警惕。她说她从苏雨桐的言行分析,觉得此人可能是共匪特务。

她的理由我简要综合一下就是:苏虽然咋咋唬唬,但却从来只是嘴上用脏话骂共产党,听起来骂得厉害,却从来没触及其极权统治根源,也没有呼吁过革命推翻共匪统治,包括非暴力革命;苏虽然也经常声援被传唤的“活跃人士”,这些活跃人士却都没有真正遭受过大危险。相反对于高智晟、郭飞雄、秦永敏这样真正致力于推翻极权统治并屡蹲大牢者,她却没有任何声援。

徐沛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当时苏雨桐的行为导致了我在纪录片《花好月圆》中的被黑头套及被酷刑。

2010我被绑架就是因为在798艺术区帮杨立才可以工作室被强拆时,苏雨桐当着众多国保的面老远高声问我:“明天下午四点去皇城根公园抗议?“。我觉得很奇怪,因为他们组织活动时没有通知我,我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是说下午六点开始,他们组织者五点到场。出于保险考虑,我没有答复她,她连问三遍,最后直接站在我前面冲着我的脸问,我才碍于情面不得不回答说“网上不是说六点开始吗?“。她说需要提前准备一些工具横幅什么的。我又问网上说的准备工作也只是从五点开始。她回答说需要一些帮忙的人更早到。我就说好,我来帮忙。结果当晚我的门被国保撬开,她也大张旗鼓地说国保堵在她家门前,还有人在网上造谣说我没有事,警察撬门是假消息。结果所有人都赶到她家,她什么事都没有,却借此事说自己处于危险中,出了国。本不愿往坏处想,但这不正是共匪惯用伎俩吗,一石三鸟?

纪录片中那个深夜赶往艾未未处的王刚,他和我不熟,所以他自己在纪录片里的说法理由很荒唐,我知道肯定是有人指使他去的。据王刚自己在推特上解释,是有人打电话让他去阻止艾未未拍摄纪录此黑头套案的,而他信任此人。有网友透露,此人即苏雨桐。

而且苏雨桐在推特上一直将我拉黑,所以我无法跟踪她的言行进行进一步判断。为了不分散同道们的注意力,所以我一直没有谈论此事。直到最近不少刚出狱的老朋友问到她(在此提醒一下国内刚出狱的朋友们:如果国保问你是否和我谈过苏士桐的事,不要疑惑,一定是他们内部传阅了我这篇文字)。

我希望苏雨桐此前只是二百五而已,但随着年龄渐老而不断自我提高。也希望能看到她理智的言行及为推翻共匪极权统治而做更多的事。

Aufrufe: 3638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