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律师控诉维权遭遇的荒诞与苦难

https://youtu.be/Ck5HAeS60rU

作为律师我一直致力于维护法制尊严和关注民生疾苦,没想到最后自己却被执法机关迫害。而今我将自己的经历曝光在探照灯下,以期以遭遇为鉴,以历史为镜,更加有效地推动法治的进步,将更多的社会舆论聚焦在民生领域。用尽毕生精力维护中国大陆的法制和正义。

我是一个工作生活在“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的普通律师。曾以维护法制为己任,为营造公平的社会秩序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可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深圳却教会我现实是多么的荒诞不经,法律规则和现实规则之间的鸿沟,也许穷尽我的一生都无法跨越。深圳市公安局和宝安分局两级单位打架的文件更是我维权路上难以逾越的鸿沟。

今年6月初,因我的妻子被冒充基督教的非法宗教组织(血水圣灵,已被宝安区民族宗教局认定为非法宗教组织)蛊惑沉迷,被洗脑后对家人和亲情不屑一顾,一心只想着“做工传道”,更是在“精神胁迫”下耗尽家财给非法宗教组织“捐款奉献”。我在忍无可忍之下到深圳市宝安区流塘派出所报案求助,请求警方查处非法宗教的诈骗行为,追回我家庭被诈骗的财产。可是流塘派出所在受理后,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既不立案也不向我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为此我多次去流塘派出所询问、催促,可是包括曹姓副所长在内的工作人员一直态度傲慢敷衍不予回答。今年的7月6日,我在妻子离家外出传教后长期独自一人照顾半身不遂的老人和九岁的小孩心力交瘁的情况下,再次到流塘所询问不立案的原因,又被无理粗暴对待,气急无奈争辩了几句就被另一名叫做帕尔哈提的副所长指使四名辅警捆绑之后虐待、侮辱威胁,把我全身裹着密不通风的橡胶毯子强迫我站在走廊的中间,不准倚靠墙壁借力,在最热的天气裹着橡胶毯子忍受太阳的暴晒,不给水喝几个小时;并在关押我后多次到监舍侮辱威胁我。

副所长帕尔哈提的话摘录如下:我家里有三百头羊,出了事老子大不了回去放羊去……就不给你不予立案通知书,你他妈比的再敢来派出所,老子弄死你!……这次打你是轻的,给你个教训,再敢来派出所老子让你想死都是轻的……老子整人的手段多着呢,这几个辅警都是我带过来的,都听我的,再来让你妈逼的尝尝老子的手段……

我以性命担保,上述语言字字属实,无一字杜撰。

   被虐待又被侮辱威胁又被非法超期关押27个小时后作者“出狱”后即去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发现“被殴打伤、全身多发伤、两处骨折、手腕部正中神经损害”,又因被侮辱威胁导致精神损伤“创伤后应激障碍、双向性情感障碍”,以上伤情全都有“医疗诊断证明”。

简单治疗后我去宝安分局信访办举报,宝安分局先是做出“举报不实”的答复,又做出超出时限决定“不受理”的答复;我又去深圳市局举报,深圳市局在宝安分局决定不受理后居然又予以受理,上下级单位之间文件打架、自相矛盾、错漏百出!

深圳市宝安分局的《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

深圳市局的《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如此荒谬混乱,怎能服人?怎么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并且市局在回复中说传唤羁押我超出法定时间27个小时“符合法律规定未超期”;副所长帕尔哈提侮辱威胁、虐待我致伤致残仅仅是“使用‘不文明用语’”,仅仅是“批评纠正”了之!!!

这些已经说明,在中国,律师只要无权无势,在遭遇侵权的时候得到的待遇甚至不如一个法盲。我将继续抗争到底,愿以我的牺牲换取进步的曙光。

我被打伤之后的病历:

胡正军 2020-02-10

Aufrufe: 2433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Translate »